福尔摩斯新故事 上锁的房间(14)

时间:2019-10-07 09:24

  

  □【美】劳拉·金

  “就是这句。其实意思很明显,就是如果你父亲过世,房子由你母亲继承。如果双双过世,很不幸,真变成了这样,房子就由你和你弟弟来继承。但是,签字之日起二十年内——哪天签的字来着?——对,1906年6月5日,只有你,你的配偶和你的孩子可以在你不在场的情况下,进入这所房子。遗嘱上还说,在规定日期之前,就像我刚才说的,1926年6月5日前,距现在还有两年多一点的时间,不能变卖房产用于清偿。现在,你来了,你和你的丈夫可以任意处置房子。但是有两条,若你本人不到场,不可以授权他人进入,也不可以在规定日期之前卖了它。”

  “但是为什么呢?”

  “我父亲,当然也就是起草这份遗嘱的人,他去世之前,认为关于这份遗嘱中的细节,并不太适合告诉我原因。”他回答道,态度茫然。

  这个人写了那么多份古怪遗嘱,但并不刨根问底,“但是遗嘱附加条款的要求非常明确,虽然‘确保房屋不被搅扰\’的含义可以由法律公司自由裁定。你的父亲罹难之后没几天,我父亲作为公司的负责人,安排了一位单身女士,也是他的一个亲戚,租下了临街的那所房子,她叫阿加莎·葛林立,是他的远方继表姐之类的。之后,葛林立女士的一个未婚侄子搬来和她做伴。她在学校当了大半辈子老师,有眼观六路的本事。她侄子虽有些弱智,但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内容。每次他们把接近房子的陌生人赶走之后,便能得到一份津贴。每年都会有两三笔——第一次是她接受这项任务后没几天——最近一次,当然,不包括昨晚,是几个月前的事了。如果有人从他们眼皮底下溜进去,那他们就不能再享受这份待遇了。这也是他们时刻要警惕的风险。坦白讲,这其实是我们玩的一些小把戏,偶尔我会雇些人专程去闯空门,看是不是能躲过他们的监视。他俩可能把你和你的丈夫也当作这批人了。”

  想来,有时候律师还是别太好奇客户的目的为好。很明显,父亲不打算让其他人踏足,除了家人。至于原因,并不在诺伯特的考虑范围,他只要考虑如何达成就可以。

  “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保留这份,”他说道,“我另留了两份复印件,其中一份保存在半岛的一个地下保险库里。要吸取1906年的教训。”他表情痛苦地解释道,“直到现在,我们还在努力收拾当年市政厅大火造成的残局。”

  接着,他伸手将桌子中间的抽屉拉开,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棕色信封,看起来凹凸不平,封口未启,上面是父亲别具一格的签名笔迹。诺伯特将信封放到光滑的桌面上,里面的物体咔嗒一声轻响,是金属的声音。

  “如果你需要家政妇帮忙,”他继续说道,“或者修整花园什么的,希望你给我打电话。我们确实每年雇一位园丁进行修剪,以免房子前面影响到邻居。虽然按照遗嘱要求,这种行为有待商榷,每次我都亲自去监工,确保他们谁都不靠近房子。在遭遇变故之后的那一周,我父亲也是这样监督来打扫的清洁工的。显然,当时你……这栋房子本该成为禁地的。他一直心存疑虑,因为严格来说,附加条款明确指出,他应该任由冰箱里的牛奶变质,任由飞蛾钻进地毯。但是他决定保护客户的财产,做一些变通也无可厚非。在这个问题上,他甚至可能咨询过法官,我不记得了。但这都不重要。我会给葛林立女士打电话的,告诉她你回来了,我可不想你再被逮捕。”

  我站起来,左胳膊夹着文件,右手一伸。

  “还是谢谢你,诺伯特先生。虽然就像我说过的,我无意做任何事,只想尽快准备出售房子。”

  “无论您作何选择,随时为您服务。”他握了握手,回答道。他又将信封拿起来交给我,轻笑了一声,“别忘了这个——要不你又得爬墙了。”

  “当然不会。”我说道,然后将信封装进口袋。我们朝门口走去,我顺便问了一句:“你还记得当年的大火蔓延了多远吗?1906年。”

  新闻推荐

  快递末端网点发生多起运营异常 邮政局发文要求确保运营稳定

  针对近期发生的多起快递末端网点运营异常事件,国家邮政局1月31日向各省(区、市)邮政管理部门和各快递企业总部下发通知,要求进一步加强快递末端网点服务管理,确保寄递渠道安全、畅通、平稳。通知指出,...